解放日报:上海一岁鸽冠军“离奇死亡”背后

www.saigew.com 2017-08-24 20:18 来源: 网络整理 作者: 2017-6-12 10:16:35 来 我要评论

上海信鸽竟翔的上百万元奖金,前四名为何宁愿“死亡”或“失踪”也不肯去领?

    小小信鸽天上飞,想不到有个大江湖。

  信鸽运动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开展的体育项目之一。5月1日举办了上海市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(“特比”意为“特别竟翔”,下同),数千只信鸽从河南虞城县放飞,信鸽识路,往上海飞,能以最快速度到家者胜。说来简单,可本次竟翔有些诡异。某参赛者的两只信鸽夺得第一名和第三名,数日后上海信鸽协会要求复验时,却被宣布“死亡”了,先说是“杀掉了”,后又称是“拉痢疾死了”。另一参赛者的两只信鸽夺得了第二名和第四名,可哪怕被取消名次,也没来复验。

  要知道,本次赛事奖金挺丰厚,冠军45万元,亚军33.75万元,季军22.5万元,第四名8万元。信鸽千里迢迢飞一趟,参赛者为何弃了百万奖金?当然,由于诸多鸽迷的质疑,以及前四名信鸽的“离奇死亡”和“不见踪影”,上海信鸽协会并未公布成绩,奖金自然还未发放。

调查程序早已开启,公安已介入。要查的,当然不仅是冠军信鸽之死。

   质疑

  竟翔当天就出事了。

  一群上海鸽迷在家里守着,盼着小信鸽们从河南回家,成绩网络直播。当日下午四时多,第一只鸽子飞回来了,可没多久,圈内人就觉察出不对来……

  获得第一名和第三名的,都是李某的鸽子,获得第二名和第四名的都是张某的鸽子,且不谈同一人能同一批次培养出数只优秀信鸽的概率有多大,就说前四名的成绩,竟然前后相差不过4分钟。要知道从河南到上海,空中飞行距离600多公里,漫天飞舞的鸽子,难道也会和“好友”结伴相携而行?内行人直呼不可能。一位养鸽子数十年的鸽友回忆,类似情况曾出现过,一般是目的地附近有大雾大雨等恶劣天气,信鸽们集体迷失,待天气转好才陆续找到了家的方向。但竟翔当日,天气还不错。

  还让人看不懂的是,前四名的“信鸽集团军”,比第五名到达的鸽子,快了约50分钟,但根据飞行距离,第一名还比第五名多了大约18公里。这四只“天赋异禀”的鸽子的鸽棚都在浦东新区,从西北方向飞回,竟然比崇明和宝山等地的信鸽还要快。已有外地鸽友来相询,求结识这两位上海“高人”,求教育种和饲养方法,因圈内传闻,去年也是他们,拿了好名次。上海资深鸽友们听了,呵呵一笑,欲言又止。

  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大。竟翔第二天,上海信鸽协会便成立了调查小组,并向公安机关报了案。鸽协内部,也开始了严谨的复验和调查。

  想不到的是,有问题的不仅是前四名。在对前1000名信鸽的检验中发现,“有问题”的信鸽至少有71只,还有一些人不愿意送信鸽来复验,理由五花八门,有说被黄鼠狼吃掉的,有说被自己杀了吃掉的,反正就是不来。不得已,为了补录成绩,上海鸽协还对第1001名到第1100名进行验鸽。

  毕竟,1000名以内都有奖金,最低1800元。奖金大多数都来自鸽友们为参信鸽子购买足环的钱,一般来说,数百元的足环就如报名费,足环价格越高,竟翔奖金越多。

   “秘密”

  记者听了一声感慨,信鸽竟翔奖金还真不少。有老法师笑笑,说这还不算什么,如今各地一些信鸽公棚举办的竟翔,已出现了数千万元乃至上亿元的巨奖。再加上由信鸽竟翔延伸出的“指定鸽”压注,以及一些处于灰色地带的私下赌博,一场胜负背后的资金量之大,令人咂舌。

  利益驱动之下,早就有了不少关于竟翔作弊“公开的秘密”,数位鸽界资深人士随口就跟记者讲出一二来……

  比如俗称的“AB棚”,其实就是人代替鸽子竟翔。比如事先知道了这批信鸽要在河南某地放飞回上海,可以把要参赛的上海信鸽养在河南某地,或者把某只河南信鸽套上上海的脚环,于是这只“问题信鸽”一出发便往比较近的“家”飞,到了之后再由汽车等其他交通工具运到上海,再想办法让它“扮”成风尘仆仆的样子,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则“假装抵达”。

  还有一种套路叫“扩大足环”,说白了,就是用别的鸽子参赛,冒“名”顶替。比如把一岁鸽的足环取下,套在相对靠谱或者熟悉这条线路的年长鸽子脚上。

  近些年来,关于信鸽竟翔作弊的质疑时有发生。据报道,2011年北方某市某公棚举办信鸽竟翔,涉及金额近千万元,鸽友发现在大雾中,竟也有信鸽陆续飞回,成绩比晴天时还好;另据报道,2014年,东北某城市,还有人自愿出资80万元为当地信鸽协会提供大赛奖金,以此换来当地信鸽协会秘书长的“官职”,负责信鸽竟翔工作,引发“水很深”的猜想。

  实际上,自现代信鸽竟翔建立之初,组织者便不断地制定、修正竟翔规则,这些年在防作弊上也花了不少功夫,比如在鸽子翅膀上盖章、在鸽子身上放置密码条或暗号等。这一次,上海参赛信鸽所用的,已是一次性防揭动易碎贴封环;足环则是专用电子足环,只要归巢的鸽子用脚接触设备电子踏,则会马上生成信息上传,产生成绩。可哪怕用上了电子足环,也有人能仿制、复制,竟翔时鸽子随它飞,人在家里便能“操纵成绩”。“道高一尺”,怎奈“魔高一丈”,总有更高明的作弊方法出现。何况,巨额奖金之下,总有人挖空心思、铤而走险。

  在采集信息,集中鸽子,乃至运输、放飞过程中,都有做手脚的空间,“内鬼”难防,何况其中大多数都是内行人。

  “老法师”讲了几种猜想:比如,有“内部人士”为了确保某些鸽子飞出好成绩,便给另一些鸽子喂盐水,鸽子渴了中途要喝水,名次就下来了。还比如,小圈子里知道某几只鸽子有潜力,为了“减少竞争对手”,就把它们“提前悄悄做掉”。猜想也未必是空穴来风。十多年前,浙江某县的信鸽协会组织的竟翔曾闹出丑闻,裁判员在路上停车吃饭,竟叫服务员杀掉4只信鸽当下酒菜……数百上千公里的信鸽竟翔,鸽子没飞回家也是常事,鸽子不会说话,类似的恶劣行径,竟难有证据。

  “破案”

  记者多方打听,试图调查本次上海信鸽竟翔的作弊疑点。数人劝记者,难。信鸽在体育项目中,是特别的存在。这群“信鸽运动员”在数百乃至数千公里的飞行中,几乎没有观众,甚至连信鸽的主人,也不知道它们究竟在哪里,经历过什么。

  上海信鸽协会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讲述,大约10年前他参与的一次“破案”过程——有信鸽得了第二名,照规则,主办方要立即派人上门验鸽,现场确认鸽子是否真实参赛。没想到,怎么敲门对方就是不开,门里门外一直僵持到天黑。裁判员们都心里嘀咕,肯定是有猫腻,可能鸽子还没回来呢?正没办法的时候,主办方接到电话,说的正是这位躲在门内的参赛者,在江阴某处设置了“AB棚”。原来是当地鸽棚的小伙计,因被拖欠工钱,一怒之下举报了老板。于是人们赶到江阴,发现鸽子已不在,但从角落的鸽粪中找到了鸽子脚上的密码环,回上海一比对,正是此次参赛的信鸽。

  证据确凿,可这位作弊者却已逃之夭夭。那只是一场常规赛,前几名的奖金也不过数百上千元,于是取消成绩,开除会籍作罢。

  在数位“老法师”的记忆中,全国各地信鸽竟翔被质疑的不少,可真正被“破获”的,几乎只有这一起,而其中关键,还在于内部举报。当下作弊手段较十年前更巧妙,只怕更难抓到证据。

  不过好消息是,这一次,在上海信鸽协会的配合下,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。

   改变

  作弊的事让人叹气。一阵沉默,话题一转,鸽迷们忍不住都讲起旧时光来,至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,养信鸽、玩信鸽、参加信鸽竟翔是一项纯粹而美好的事。人们反复对记者提及的是,只要“鸽子能飞回家”就已满足,根本无所谓奖金。

  老王养信鸽30多年,要“自豪一辈子”的,是曾经培养了一只信鸽“战神”,参加长距离竟翔从新疆飞回上海,拿了第二名。他只要提起信鸽便泛出笑容,说起它多辛苦,说它可能飞越了罗布泊,说那一次4000多只信鸽经历60天飞行,只回来了36只,说后来给这只“战神”养老送终了……那次辉煌的战绩,几乎没有奖金。

  老王怀念那个年代:人们讲感情,对大自然和小动物有包容心——鸽子蛋都是跟小圈子里的阿哥阿叔们讨的;弄堂里的阿姨刚烫了头发,却被信鸽滴了鸟屎在头上,老王当年还是小王,赶紧笑脸迎上要赔钱,对方一句不要紧;当年信鸽竟翔,鸽子回来了还要到弄堂门口打公共电话报消息,排队的人听说是“鸽子到了”,都很理解地让出位置来;若信鸽在竟翔里得了名次,单位同事和隔壁邻居们也会在人前夸赞:喏,那是我兄弟的信鸽……

  记者查阅档案和旧报纸,发现关于信鸽竟翔的新闻中,多是昂扬的文字,报道的热度堪比当下的“围棋人机大战”。如上世纪五十年代,一场北京飞上海的和平竞赛,上海信鸽“黑雨点”的成绩,打破记录,“在中国养鸽史上是惊人的”;还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,记者用“跟大自然进行奋勇搏斗”来赞赏“特殊运动员”信鸽,并在“千里竞翔的冠军诞生经过”的描述中,不惜笔墨。

  曾几何时,人们说起上海信鸽运动,个个竖起大拇指,那是中国信鸽运动的起源地,中国第一家现代信鸽运动俱乐部、第一本信鸽刊物都在这里诞生,上海的报馆用信鸽传递快讯,上海的信鸽“参军”成为“情报员”,多少上海信鸽开风气之先。上海鸽迷津津乐道的一段历史是,1929年侨居在上海的西方人成立了上海信鸽俱乐部,却认为“华人的信鸽不够水准”,李梅龄等人决心申请加入上海信鸽俱乐部,并用中国自己的信鸽品种战胜对手。在多次竟翔崭露头角之后,1935年,李梅龄的信鸽在参加天津到上海的长距离竟翔中,囊括前5名。同年,上海信鸽俱乐部换届选举,中外会员一致推选李梅龄为会长,并将俱乐部更名为“上海信鸽会”,这也是中国信鸽史上第一个信鸽协会。

  可如今,令人遗憾的是,上海人能想起的与信鸽相关的事不多了。或许,一是居民小区内鸽棚拆与不拆的投诉与纠纷;二则是信鸽竟翔作弊。

  鸽迷们都感慨,随着经济发展,信鸽这项运动似乎“变味”了。可当然,其中也不乏纯粹的爱鸽之心,上海信鸽协会举办的各类常规赛事从未间断,奖金不过数百上千元,不乏爱好者参赛。上海老年鸽友联谊会至今依旧会聚会喝茶,竟翔能有一些奖杯作为精神奖励,便已很开心了。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,信鸽运动显得太“老派”了,年轻一代对此感兴趣的,并不多。想想曾经的电脑游戏,被视为影响学习的“洪水猛兽”,如今在引导和规范之下,电子竞技运动项目逐步登上了一些国际级赛事的“大雅之堂”,粉丝众多。相比之下,1986年,上海信鸽协会注册会员在3万多名,如今少了约三分之二。

  而记者更担心的是,虽然信鸽运动“老派”,但也不可“妖魔化”,由于不理解而谈鸽色变,一提信鸽便是扰民、作弊和禽流感,似乎也太不公平。

  怎么办?上海信鸽协会下了决心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未来类似的大奖赛中,奖金将“摊薄”,前几名的奖金将大幅减少,多奖励前一千名的参与者。记者从上海信鸽协会官网上看到,明年的一岁鸽特比大奖赛,第一名奖金20万元,第二名15万元,第三名10万元,比今年砍了过半。而对于市场上信鸽公棚动则上千万元奖金的竟翔,上海信鸽协会也着手制定“管理办法”,争取淡化奖金的“诱惑”。此外,上海信鸽协会在5月1日的竟翔之后,便开始依法调查与整顿,未来计划成立监管委员会,开展公开审计,并挑选专业性强、有经验、人品好的鸽友参与监督。

  这一次信鸽“离奇死亡”若能真相大白,或许倒是一件好事。

  切勿,让一只冠军信鸽之死,影响了数十年的爱好、传承与信心。

  “上海一岁鸽事件”回顾:

  5月1日:上海一岁特比在河南虞城开笼,集鸽5850羽,李香、张耀青瓜分前四,领先近一小时,引起鸽友质疑。

  5月2日:上海信鸽协会发布公告,将情况上陈中鸽协和市体总,并对1000名全面验鸽。

  5月10日:上海信鸽协会公布验鸽情况,未验51羽,问题鸽71羽,对前50名信鸽还将进行复验。

  5月17日:部分鸽友代表相约前往上海市鸽会,与鸽会领导现场沟通。

  5月22日:上海信鸽协会发布公告,对一岁鸽前1001名-1100名进行验鸽。

  5月23日:上海信鸽协会发布紧急鸽协通知,对一岁鸽51-1000名进行复验。

    相关文章:
    上海《新民周刊》报道一岁鸽:冠军鸽离奇死亡
    上海媒体采访一岁鸽当事人:一三名死了 二四名卖了
    上海鸽会紧急鸽协通知:对一岁鸽51-1000名进行复验
    上海鸽会:一岁鸽1001名至1100名验鸽的鸽协通知
    上海信鸽协会领导对“一岁鸽事件”表态:彻查到底!
    上海一岁验鸽结束 网传前四名照片曝光
    上海信鸽协会:关于前1000名验鸽情况的通报
    上海一岁鸽遭质疑续:前1000名开始全面验鸽
    上海信鸽协会:将对一岁鸽前1000名全面验鸽
    上海一岁鸽战况(临时):前四名两人瓜分 领先50分钟
    上海信鸽协会:关于对一岁特比有关质疑的通告
    上海一岁鸽第二天1000名报满
    2017年上海市一岁鸽特比环大赛专题   

本文标签
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(发表)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
发表评论

内  容: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?点击更换验证码
 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! 赛鸽网管理员 客服QQ: 1084314849

赛鸽网-赛鸽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 服务热线:400-6761-281

赣ICP备10020637号 赛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